扶風天和寺

虾受:

某些人 平时啥都不穿也没觉得有什么 一旦穿了衣服却不穿裤子 却觉得他在耍流氓

今天摸鱼了吗:

控制不住洪荒之力摸了一个动画周!

作死的还上了色……

如果看到衣服配件眼熟,不用怀疑233

飞来茶:

今天摸的鱼 依旧贞组

贞组有毒 我明明最爱庵薰的( ̄┰ ̄*)

可愛的

*^O^*hjp*^O^*:

在特别的日子里看看我们凯凯跟小朋友满满都是爱的互动吧🤗

形式主义【谭赵】【07】

kkw与东boy的迷妹:

尚有蝉:



谭宗明轻轻打开书房门的时候,赵启平正用几根手指抵着额头,打一个见缝插针的盹儿。








他的眼镜还没摘下去,只是潦草地往头顶上推上去,掀起来几撮刘海,露出皱着的川字纹和光亮的额头。








谭宗明踩着软底拖鞋,刻意放缓脚步,尽可能轻地走到书桌边去,给他摘下眼镜放好,又给他揉揉攒成一团的眉头,他揉了几下还是徒劳,那里依旧执著的蹙起来一个小山丘,他叹一口气,就松了手。








医科生的学业繁重,他是知道的,毕竟以后手上人来人往,都是一条条鲜活的性命,片刻也马虎不得,严加要求是必要的。他始终是认为医学方面的一切都是要至臻至精至善的,也是一向喜欢把慈善投资放在医疗资源这碗水里的——但是现在,看着披着一身疲惫的赵启平,他反而觉得不忍心了,觉得这个世界对医科生到底还是残忍了点儿——看看,把一个好看得叫人心软的小伙子逼成了什么样子。








他捏住那根又细了一些的手腕,往怀里带一带,用不了十成十的力气,就把人抱了起来。








卧室离书房不算远,走几步就到。他抱着人站在床边,却不放下,只是笑,压着声音说:








“打算装到什么时候?”








怀里的人再也憋不住,噗嗤一声也笑了,挑开一只眼皮狡黠的瞅着他,本来垂下来的手抬起来,松松的圈住谭宗明的脖颈,声音里有些奇异的熬夜过头的沙哑:








“是你明察秋毫,还是我演技不好?”








他眼里带着红血丝,看起人来就分外的无辜,像一只乖巧的小兔子,软软的靠在谭宗明的胸膛上。谭宗明把他放到床上,揉进被子里裹好,自己却不起身,连人带被子的圈住,头就靠在赵启平的后颈上,呼呼的喷着热气。








赵启平被缚住了手脚,挣扎不开,拧了几下就被谭宗明翻过来,从他舌尖掠走一个吻,唇角也被咬了一口,含含混混里就要被擒住,做一些水到渠成的事情。等到谭宗明终于放开他的嘴唇,就要往下游走的时候,赵启平轻轻喘着气儿,有些沙哑地说:








“太累了……”








谭宗明于是停了一下,撑起身子居高临下地去看赵启平。赵启平的眼神从来不闪躲,这会儿也盯住他看,对视了几秒钟,赵启平伸出一只手,揽住谭宗明的脖子,抬头送上自己的嘴唇,乖巧的又一个吻之后,他说:








“真的累了……”








他说累了,还能怎么办呢。谭宗明在他鼻尖轻轻咬一口,说:








“我这小公寓打一开始,可就从来没派过大学生培育基地兼自习室的用场。”








赵启平跟他卖乖:








“就当为了中国的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做贡献吧,您也不差多贡献这一星半点的——我不来,你那书房都浪费了。”








谭宗明不领情:








“你要是以后都睡在书房,我这床也浪费了。”








他的意图非常明显,手臂又收得紧了一些,呼吸也已经近在咫尺,赵启平被他按住,躲不掉,心里警铃大作,只好讨好的去忽悠他:








“下回吧谭总,我胳膊都抬不动了。”








他是真困,嘴里每个字都拖泥带水,话刚说完,甚至最后一个字的尾音都还咬在齿间,人就一歪头,几乎是争分夺秒的睡过去了。他的姿势其实特别不舒服,裹着被子,又没枕枕头,整个脖颈都弯成一个看起来就难受的弧度。即使这样,他还是睡得不管不顾,呼吸又长又沉,胳膊还松松地勾在谭宗明的颈背上,沿着谭宗明的脊椎,一寸一寸的往下滑。








真是个祖宗。








任劳任怨的谭宗明尽心尽力地给祖宗调整完姿势,枕头放好,被子盖好,立起来的额发捋顺,再看手表时,已经将近一点钟了。他一身的邪火没处发泄,一时半会也睡不着,就坐在客厅,用手机给安迪回一封本来也不怎么紧急的邮件。这边刚发送过去,那边安迪的追问就带着幸灾乐祸回过来:








“春宵千金,怎么还有手回邮件——难道你今天睡地板?”








谭宗明言简意赅的回复安迪:








“屁。”








他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撂,自己撇撇嘴,回到卧室里,揪起一块被角,在赵启平身边儿躺下。








他习惯左侧卧,这么一睡下,就能看见已经翻了个身,用同样的姿势睡着的赵启平的后脑勺。有那么一瞬间,他看着他的背影,觉得非常的不舒服,像是魔怔了一样,几乎立刻就想把赵启平翻过来,让他面对着自己,让自己能看着他睡着的样子。








他把手按在赵启平的肩膀上,顿了一会儿,还是收了回来。然后他又觉得好笑,心说自己当初请了这尊佛回家,到底是干嘛的,就为看着这么个后脑勺假装清心寡欲?








但是谭宗明毕竟是谭宗明,这么一点自控能力还是有的。等到安安分分睡到半夜时分,谭宗明迷迷蒙蒙里突然觉得床晃了一下,身边猛的一轻。以为赵启平是去了厕所,睡意正酣中谭宗明并没有在意,只是拽了拽之前被抢走一大半的被子。等到他差不多又要睡死过去的时候,突然就听见防盗门被拧开,又被尽可能轻的合上的声音。动静不大,在很沉的睡眠里有些失真,让他一时间根本没能做出什么反应。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觉出不对,几乎是立刻清明过来,翻身坐起去看,发现赵启平真的不在。他伸手摸一摸,那块儿被赵启平睡过的地方已经凉透了。








那么刚才出门的无疑就是赵启平了。








他刚醒,脑子还迷糊着,疑惑在心头盘旋,理不出个头绪来。赵启平一直都是这样,他就像是一条莫比乌斯带,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头尾,从来揣测不得,从来的从来,都叫他在细枝末节里,不可控地失去掌握。








他甩甩头,下了床去玄关查看,发现门口角柜上的碟子里,一直放在里面的一把钥匙被拿走了,心里就终于还是安稳了一点,知道赵启平应该还会回来。闹了这么一出,他觉得自己是真的睡不着了,也不开灯,就坐在沙发里愣神儿。









到了现在,睡在自己身边的人,半夜偷偷出门,一句招呼也不打的时候,他甚至都想不出,这个人会去什么地方。他像是聊斋里半夜来跟寄宿在破庙里的穷书生幽会的艳鬼,来的时候悄无声息,走的时候风销雨霁。








他这才知道,自己根本不了解赵启平。








他所知道的,关于赵启平的那些零星碎片——譬如人有意思,活儿也好,放得开,有花样儿。譬如他还聪明,有分寸,不矫情,和自己很合拍——拼不出一个活生生的赵启平。他只握住了这个人一些不痛不痒的片段,但是除此之外其他的呢?








他不是没有问过。在事后两个人都柔软的快要融在一起的时候,他是问过的。家人,朋友,喜好,还有其他的一些有的没的。可是到了最后,他还是对赵启平一无所知。








赵启平太难被掌握了——谭宗明简直觉得赵启平就是一道数学题。作为一个精通各类题型的学霸,他本来是胸有成竹的去征伐这道题目的,直到做着做着觉得题目可能出了错,或者超了纲,翻到课后答案的时候,他才崩溃的发现,那里居然写着一个轻描淡写的“略”。








他在全然的无处下手里为自己推脱,他安慰自己说,人到了半夜,可能就是容易想太多。不过是互相排解寂寞的关系,除了他活儿好人有趣没什么后顾之忧之外,他对赵启平,真的还需要知道更多吗。








防盗门就在他的胡思乱想里响了一下,在他的注视下悄悄地又开了。拎着一只塑料袋的赵启平轻轻巧巧的裹着一身凉风旋进来,钥匙叮的放进碟子,袋子挂在手腕子上,他低头去脱鞋。似乎是并没有发现坐在黑暗里的谭宗明,一副蹑手蹑脚的谨慎样子,看起来像是来溜门撬锁的小贼,可爱得好笑。








谭宗明偶尔的坏心眼儿就在这个时候发作,他憋着坏,在赵启平放松下来没什么防备的时候发声,突如其来的问他:








“你干什么去了。”








公寓在近郊的地方,是谭宗明用心挑过的,远离道路,非常安静,谭宗明的声音也一向低沉,在静谭一样的夜色里就像投下了一颗爆竹。








存心使坏的谭宗明非常满意地看着赵启平就像一只扭头看见了背后放着一根黄瓜的猫,在黑暗里简直要炸着尾巴蹦起来。








等到赵启平终于摸索着打开灯,看见一瞬间暴露在灯光下,一脸百感交集却不得不把手搭在额头上眯缝着眼的谭宗明时,他还觉得自己炸起来的毛没有完全服帖下去:








“干什么啊你,吓我一跳。”








赵启平一脸坦荡的恶人先告状,虽然亏了理,但是占了先机。谭宗明压根儿不去理他,反而伸手去拎那只值得赵启平半夜三更跑出去的袋子。打开往里头看一眼,他简直大失所望:








“拉面?”








赵启平把脱下来的鞋子拎起来,靠边放好,反问他:








“嗯,你以为是什么?”








“凌晨三点半接头,瞒天过海,神不知鬼不觉,我还以为至少得是三百克冰bing粉什么的。”








“我如果有三百克那玩意儿,半夜饿了还找什么便利店,直接就蒸大闸蟹。”赵启平顿一下,又补充说:








“只吃蟹黄。”








谭宗明终于笑了,在一瞬间里他甚至有一点愉悦,他在这一点愉悦里被安抚了一样的想,至少现在自己好歹对这个人多了那么一点了解,知道了他还喜欢大闸蟹。他掂掂手里的拉面,另一只手点点赵启平:








“大半夜的,吃这么多,你还是学医的,”他摇摇头,“不健康。”








“没事儿,我吃的下。”赵启平急切的伸手去接袋子,谭宗明的手却往回收了一收,他伸长手臂再去够,袋子又被带着往后退了一步。








赵启平饿得两眼发光,脑子打结,对那只白色的塑料袋的渴望碾压着他的神经,以至于过了那么一小会儿,他的聪明劲儿才回到本来该在的地方,手指又虚空里绝望地勾了勾,他试探着问:








“要不…你也来点儿?”








看到谭宗明认真地点头的时候,他觉得更绝望了。








本来准备一个人吃的面,如果硬要分成两人份,那就只能多煮几只鸡蛋充数了。而看到赵启平非常豪迈义接云天地抓出六只鸡蛋的时候,站在一边做甩手掌柜,眼巴巴等着投喂的谭宗明忍不住又提醒他:








“一人三个,胆固醇太多了吧。”








赵启平翻他一眼,白眼儿里的怨气非常的昭然若揭,似乎下一秒就会把鸡蛋磕在这个从他嘴里抢了一半口粮的掠夺者的脑门儿上:








“谁说一人三个?想得美,你只有两个。”








————————————








跑步进入老夫老妻时代








如果猫遇到黄瓜
















猫和黄瓜的梗点击我看小视频








于是本文的画风又奇迹般的跑偏了。。。。。。






弦咂:

也是拖了好多天,先放出这个条漫的上篇,一起来甜一下吧~~~敬请期待下篇~~

【楼诚】This One's For You

mockmockmock:

“快来上课。”


“点到啦?不是吧,小明老师的课从来不点到啊。”


“不是,小明老师今天请假了。”


“小明老师都不来那更不去了。点就点呗。下次我对小明老师哭一哭,他心软,不会扣考勤的。”


“代课的是大明老师。”


【一秒钟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快把第一排的位置留给我!”




来自一个宿舍的两个同学的短信交流(。




别当真。


北歌南唱:



请原谅一个日夜颠倒的老年人缓慢的手速。


现代AU,大概包含了逛超市,看球,明教授和明讲师公然虐狗以及不可说的内容。










明教授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


他这周被一个即将验收却临时出岔子的项目搞得焦头烂额,除了吃饭,几乎没出过房间门。等他在笔记本上敲下最后一个字,明讲师极其精准地掐着点敲响了他的门。


明楼还没来得及说话,明诚的脑袋就出现在门缝里。他带着明显的不怀好意打量了好几眼明楼那壮观的、比眼睛还要大的黑眼圈,才把手上一块刚拧过的凉毛巾递过去:“大哥,擦擦脸吧,都是,嗯,汗。”


被电脑屏幕辐射得油光满面的明楼先是在他的注视里施施然地喝掉了杯子里已经凉掉的最后一口咖啡,又倒掉几乎被塞满的烟灰缸,这才站起来去接毛巾。他起身的时候几不可见的僵硬了一下,只觉得从脖子往下都像被打上了钢板,几乎动弹不得。


明诚根本都没有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明楼瞪了他一眼,囫囵在脸上擦了两把,觉得清爽多了,才说:“谢谢——有什么事?”


明诚非常自然地把毛巾又接过来,笑着答他:“也没什么事,就是怕我哪天心血来潮一推门,发现里头坐着一具木乃伊。”


被讽刺的那个并没有生气,假装不快活地一瞪眼:“没大没小。”


说完又忍不住伸了个懒腰,问:“出去转转?”


明诚点点头,又摇摇头,探过身子去看他的屏幕:“你不忙了?”


明楼摇摇头,然后才点点头:“忙。但为了不变成一具时时供人参观的木乃伊,适当活动也还是有必要的。”


——所以他们一起去了超市。


离他们小区两条街的地方就有一家大型连锁超市,明楼要去开车,被明诚一把拦住。年轻人意有所指地打量了一下明楼,讥讽道:“久坐大肚。”


再不整肃家风,他怕是要爬到自己头上来了,明楼伸手在他脑门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记,佯怒道:“没规矩!”


这一下无关痛痒,明诚撇了撇嘴,反正目的达到,不如照顾一下某人家长的权威,于是不再做声。两个人在夏天的晚风里施施然地晃悠出小区,水泥地上还未散尽的热气熏得人全是汗,等进了超市,被迎面的冷气一吹,登时冻得抖了一抖,马上又觉得舒爽的不行。明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才问:“买些什么?”


明诚熟门熟路地去推了辆购物车:“家里冰箱大概只剩两个鸡蛋了——大姐看到又要念叨半天。小东西说了下周要来,他贪凉,又馋得很,还得给他准备点饮料和冰淇淋。”


他说完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明楼:“给明台的,有些人的手不要伸的太长。”


明楼若无其事地“哼”了一声:“有些人不要管得太宽。”


明诚立刻反驳:“要是管得不宽,有些人的腰围可就要越来越宽了。”


明楼被他噎得无言以对,只得假装没有听见,极其自然地从他手里抢走了购物车,一马当先地往冷冻区去了。


等明诚一手拎着一扎啤酒过去的时候,明楼正在认认真真地挑冰淇淋的口味。看到明诚过来了,才从冰柜里挑了一盒草莓口味的,恋恋不舍地放进车里,没话找话地解释:“明台喜欢这个。”


明诚只是看着他笑,等明楼全身都开始不自在起来,才伸手又去冰柜里拿了一盒香草口味的放进去,笑眯眯地说:“我喜欢这个。”


明楼的神色一下子舒缓下来,似笑非笑:“我都不知道你还喜欢吃凉的。”


明诚扔下购物车,转身往饮料区去了:“看破不说破——把车子推过来啊!”


他们最后还是打出租车回去的。哪怕是两个大男人,也没本事把满满一车子乱七八糟东西扛回去。


结账的时候明楼看着莫名其妙出现在购物车里的一大堆明显不是给明台的零食,觉得整个世界都奇幻起来:“你买的?”


明诚“哼”了一声,把一大包士力架塞进购物袋里。明楼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终于把他问得烦了,一边把支付宝付款码递给收银员扫,一边不耐烦地反问:“是我掏钱还是你掏钱?”


有钱才是大爷,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明大教授碰了一鼻子灰,只得闭嘴,只道知识分子总有为五斗米折腰的那天。


回去的车上明楼已经开始打哈欠。刚吃完饭,明诚就催着他去洗澡。下午那杯咖啡的效力终于过去,明楼穿着一件被洗得泛色的超人T恤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不大睁得开眼,连明诚让他把头发吹干的叮嘱都没听见,晃晃悠悠地回卧室,也不管现在才不到八点,一头就栽倒在床上。


——他几乎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然后过于规律的生物钟让他在凌晨四点就睁开了眼。


空调的温度被人设定在中老年人专用的27度,外机转得不紧不慢,发出微弱的嗡嗡声。明楼在这规律的噪音里闭着眼睛翻来覆去了十分钟,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睡不着了。


有点渴,明诚怎么说来着?睡不着的时候喝牛奶助眠。


又辗转反侧了十分钟之后,明楼终于认命地从床上爬起来,趿拉着拖鞋去厨房倒牛奶喝。


他刚打开门,就看见客厅里有温和的白光透出来。


明楼皱眉。


他还没神经质到要先去厨房拿菜刀的地步,只是悄无声息地靠近过去。电视开着,沙发上蜷着腿坐着的人,不是明诚又是谁?


恍然间明楼想起来,前几天在电话里,明台似乎欢天喜地地提起过,欧洲杯快开始了,他要来跟阿诚哥一起看球。


电视的音量被调得很小,勉强能听清解说的声音。明诚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根本没看见暗处的明楼。屏幕透出的亮在黑暗里笼出一小片光明之地,明诚穿着一件蝙蝠侠的旧T恤,短裤下露出的小腿修长笔直,侧脸在光影之下显得分外年轻英俊,即使在夜色中也显得明亮的眼睛仿佛能容纳这世界的所有可能。


他就像是奇迹。明楼想。


而奇迹居然降临于自己身上,简直是上天莫大的恩赐。


他这么默默地站着,根本不知道自己看了明诚多长时间,直到被看的那个伸手去够桌上的啤酒。乱七八糟的零食堆了一桌,明诚一开始舍不得移开视线,然而手在茶几上扒拉了半天没找到目标,终于把眼睛从电视上转开。


这一转头,就看见了明楼。


他惊讶地差点把啤酒瓶子打翻了,赶紧从沙发上爬起来:“大哥?”


明楼还没出声,他就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又赶紧问了一句:“我吵到你了?”


明楼摇了摇头,几乎难以克制声音里的温情:“没有。就是醒了。”


他扳着明诚的肩膀把他按在了沙发上,明诚不安似的想要站起来,又被压下去。明楼伸手在摊得满桌都是的零食里准确地捡出了遥控器,利落地调大了音量。


解说沉稳的嗓音和球迷狂热的歌声在客厅里响起,明楼在明诚旁边坐了下来:“抱歉,我差点都忘了。”


明诚一下子笑起来:“没什么的,大哥。”


明楼摇摇头:“说好要陪你的。”


一开始明诚和明台其实是不怎么喜欢足球的,年纪轻轻的男孩子,都更喜欢流畅刺激的篮球。只是明诚陪明楼看过几次比赛之后,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比明楼这个“师傅”还要沉迷了。


两年前世界杯的时候明楼在上海工作,明诚在法兰克福读书,两个人在决赛之夜隔着半个地球,靠微信聊过了整个跌宕起伏的120分钟。


决赛的两个队明楼其实都不怎么喜欢,比起比赛,他的心思倒更多地放在手机那头的明诚身上。而113分钟的绝杀不过十几秒钟,明诚那边就发来了视频通话请求。


法兰克福旧市政厅的广场上灯火通明,四周是欣喜若狂的人群和山呼海啸一样的尖叫,明诚在屏幕里跟其他人一样大笑着,几乎是嘶吼着对明楼说:“大哥,德国队赢啦!”


明楼很想提醒他距离比赛结束还有7分钟,而7分钟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这样的例子可不胜枚举。然而明诚在狂欢的人群里艰难地举着手机跟他说话,不停地被人撞来撞去,整个画面抖得厉害,还不时有热情的德国人冲上来对着镜头大声欢笑,跟这个远在大半个地球之外的陌生人分享着蓬勃的喜悦。


明楼突然就什么都不想再说了。


他异乎寻常的沉默很快就被明诚发现了,年轻人把这归咎于信号不良,对着手机大声喊了几声:“喂?大哥?喂!能听见吗?”


两年之后,他的弟弟,他的伴侣,他的爱人就要回来了。


于是明楼对他微笑,发了一段文字过去。


——阿诚,下一届欧洲杯,我陪你一起吧。


明诚在那头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他低下头,应该也是在打字。


几秒钟过后,明楼收到了他的回答。


——一言为定。


而就差那么一点点,明楼就忘掉了这个承诺。


好在没有错过。


聚焦在侧脸的目光几乎难以忽视,明楼转头,就看见明诚亮晶晶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对上明楼的目光,不好意思似的闪动了一下,又坚定地缠上来。


明楼眨眨眼睛以示询问,而明诚挠了挠头。


他说:“我以为大哥忘了。”


明楼笑了。


他吻上去的时候回答:“关于你,我从来都不会忘记。”


明诚非常自然地接受了这个吻。


但是被推倒在沙发上的时候他就开始抗拒了。明楼在他耳后的亲吻让他全身都发软,可嘴里还是在念叨:“我今天一早的课……”


明楼顺着他的腰线慢慢往下的手很快就让他发起抖来。


他像是委屈,又像是祈求,声音也跟着发抖:“大哥……”


明楼安慰般地吻了吻他的晶亮的眼睛:“嗯,大哥在。”


明诚终于自暴自弃地环住了他的脖子。


电视的声音还响着,90分钟的常规时间已经接近尾声,明诚难以承受地扭过脖子,眼睛里茫然地映出屏幕的光影,好像什么都看见了,又好像什么都看不见。


然而就在下一刻,解说一直平缓的音量猛地拔高了,主场球迷疯了一样的呐喊像是要把体育馆掀翻。明诚被吓到一样开始颤抖,几乎是呜咽着出声:“明楼!”


明楼喘着气把他整个人圈在了怀里,低低地笑:


“……绝杀。”


他又亲了亲怀里的人:“睡吧,明讲师今天的课,明教授去代。”


 


 


Fin.




枫了的红叶:

让我们怀着娱乐的心情,开心一下!

掐死黑粉

假装不正经XD:

    楼诚的各位大大您好,本人属性透明,王凯的影迷朋友,看过楼诚,喜欢过这个CP。因那天全程围观了事件经过,基本有个大概的了解,想就此事与大家交流一下。


    事件起因是一个貌似楼诚粉的小可爱拿同人书给靳先生签名,名字好像是《初恋这件小事》,而靳先生在扉页上签了“初恋怎么会是件小事呢”这句话。于是一位目测是东粉(不敢断定)的亲愤怒了,发了图片来声讨这个小可爱不应该把同人书拿给真人,而这位亲打的TAG是楼诚。那张图片想必大家也都看到了,签名页的右下角写着楼诚衍生的字样,好像是谭曲(我之前以为是黄曲,感谢捉虫)。


    于是大家畅所欲言,群起攻之。有攻击那位小可爱的,但大部分攻的方向是这位亲不应该发图片“污染TAG”,于是那位亲更怒了,指责了圈子风气之类的。到这里其实还是在讨论签名事件的。


    直到一位叫流苏良苑的大大出现了!这位流苏的LOF里写过楼诚,但也写过苏蔺之类的。他在评论里说着说着画风就跑偏了。开始攻击王凯。为什么呢?因为之前一些人也指责了靳先生,说他不应该签同人本,说一套做一套。于是这位叫流苏的东粉也是按捺不住吧。


    评论里有人旧事重提,说了东粉在1130事件的时候叫王凯黑称的事,于是这位流苏就故意攻击,怎么攻击呢?他拿“王凯是媛直”这句话刷屏!保守估计,这句话他刷了不少于20遍。是的,我确定,因为我观看的是现场直播。而面对这样的攻击,凯粉难道会安静如鸡吗?当然不会,于是撕逼大战开始。而事件愈演愈烈之后,那位流苏大大不仅没有收敛,过后还写了一篇明诚被*操*,人格无比下贱的小黄文来泄愤。而这文是有被点蓝点红心的。后来,这位大大是删了骂人的话了,但以他本人的话来说就是“我是叫了王凯黑称了,人身攻击他了,有错,但我现在已经删了呀,你们还想怎样?”并且在一些评论里矢口否认自己攻击过王凯。


    而之后事情又有戏剧性的变化。网上挂出一幅图,图片中显示靳先生签名的扉页上是没有楼诚衍生字样的,只是一张白纸,只有靳先生的那句话和签名。于是,很多人说之前的那幅图是有人故意PS上楼诚衍生字样要黑靳先生,谁呢?当然又是王凯粉。证据呢?没有,说是就是,要证据干什么?于是又是一顿骂。而再再之后,有人放出靳先生签名的过程,扉页是有楼诚字样的,这就表明那张白纸版的签名是PS的。那么抹去楼诚衍生字样的PS者什么心态呢?我不懂,不予置评。


    事件到此,已经演变为一场撕逼大战了。整件事情中,王凯一根手指都没有参与进来,却收获了一车的RS。


    很多的人用楼诚TAG挂出了这位流苏大大,以他来抨击整个圈子,当然,一些人对他表示了恶心和愤怒,但千真万确有很多楼诚的小可爱们的态度是“挂他做什么,我要安静看文,不要污染TAG”。的确,你不能逼一个人道歉忏悔,如果他毫无改悔之意,这是能力问题。但对本次事件采取什么做法,是态度问题。楼诚粉的态度不得不说是有问题的。


    口罩大大是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写手,她针对这次的事件有表态,我觉得她是诚恳的,讲道理的。但在她的帖子里有一段话——我觉得沉默不是“帮凶”,沉默可以是一种不赞成,沉默的同时,继续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也是一种不认可的方式。


    这段话我认同吗?不,我不认同。但同时我认为她并没有错!各人有各人的观点和想法,我们不能强迫别人认同自己,个人意志是自由的。那么,与此同时,有些人认为沉默就是“帮凶”,沉默是一种“默认”的方式,沉默的大多数纵容了“真凶”。这种观点就是错的吗?未必!


    有人沉默,就有人反抗;有人逃避,就有人挺身。


    试想如果影迷朋友们在1130事件时集体沉默,那么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局面?用沉默表示不赞成,表示不认可,那些黑料就会主动消失吗?不会!有人写信给泰国的那家饭店求证,有人去查了照片中的人才知道那是个抗爱人士,有人抽丝剥茧去微博找证据,一夜一夜不睡发长微博辟谣,这些不是沉默,这些比沉默有意义!正是影迷朋友的不沉默,才使网络媒体开始改变风向,那些构陷才会被澄清。反黑不能只依靠沉默,有些事情不能沉默!


    但是,那些沉默的人应该被攻击吗?不应该!个人选择而已。但同样,如果你选择沉默,请把这个原则一以贯之,请不要当别人反击的时候跳出来说你打扰了我的沉默。


    说回圈子。楼诚是我萌过的一个非常美好的CP,真心的。我曾把我那么多的欢乐与泪水贡献给他。楼诚的写手们也是我所见过大手最多的,不是之一。家国情怀,铁骨铮铮,说不完的满腔热血,道不尽的舍身成仁。大大们胸中怀丘壑,笔下有山河,成就经典无数。这不是谬赞,如果你没有读过那些如画篇章你无法体会那种让心灵都颤栗的美好。


    但CP这种东西,本身建立的基础就是虚妄的。我混迹欧美圈(准确的说是漫威圈)有几年了。外国人玩CP简直玩儿的飞起。别说在让真人签什么同人本了,作电视采访主持人直接黄暴,上漫展粉丝直接COS两人角色在正主面前接吻拍照发推特叫好声一片!这TM都不叫事儿!但咱们是在中国,亲,咱们是中国人!玩儿不了这个,不是你做不做得出的问题,是你根本连这个脑筋都别动。


    CP的热度很大一部分依靠正主的配合度!王凯的态度是“你们高兴就好”,而之后的采访中也是用“和自己最配”“没有交集”的话渐进式的拒绝,回避了CP的话题。只是王凯的态度是相对比较温和的。而靳先生是明确对CP反感的,他说过认为这很不“正常”,这是大家怎么自我安慰都没法否认的事。同人的基础是角色,角色是由演员来塑造的,正主的态度是很重要的,自从靳先生和王凯分别表明态度后,楼诚的热度就不可避免的下降了。于是,大家越发对这些糟心事儿特别敏感。


    说到这儿,请相信我没有一点怪罪谁的心思。你YY人家,还不许人家反感了吗?靳先生和王凯的态度没什么问题。但问题在于,有人拿他们的表态来攻击对方。分歧由此便扩大化了,矛盾由此便激化了。


    以上。


    而这次事件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其实那些来撕的人真的不知道没法逼一个人退圈吗?他们知道,但他们心心念念的不过是一个东西——态度。不管那个流苏良苑是不是楼诚圈的,他们希望看到的是楼诚粉们对他口诛笔伐,希望他被千夫所指!而这,也是我对那位流苏良苑的态度!


    但是,可惜的是,很多楼诚的小可爱们认为——TAG的清洁才是最高目标。对于攻击演员,攻击角色的人我就当没看见。


    我不是准绳,我没有权力指责你的做法,但请不要反过来攻击维护者,怪他们“污了TAG”。




    靳先生非我所喜,但苍天在上,我可以发誓没有说过一句有损其人格的话。对于有些粉丝出口成脏,攻击演员,牵扯别人家人的,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所有这样做的人都是垃圾,不分东粉还是凯粉。


    


    拿同人给正主签名可以吗?——不可以!以后请杜绝。


    靳先生做错什么了吗?——并没有!演员不给粉丝签名会被攻击耍大牌。


    先挂出图片的人做错了吗?——并没有!如果不大范围警示,怎么杜绝此类现象再次发生?


    对流苏良苑的态度——可耻下流,人格有严重缺陷!


    楼诚粉可以沉默吗?——可以!任何人都有权力选择自己的做法,但若沉默,请贯彻,不要只对攻击演员的人沉默,却出言嘲讽反击的人。


    整件事情最无辜的人——王凯!王凯!王凯!他一没做什么,二没说什么,人在千里之外拍戏,被硬扯进来,被谩骂,被折辱,被构陷,被肆意攻击。




    做为影迷朋友——我选择不沉默!


    以上。